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
当前位置:主页 > 娱乐 > 正文

舞者佟丽娅:致乡愁、致当下、致梦想

时间:2019-11-23 07:55 来源:网络 作者:121117 阅读:

  “这是写给家乡的一封情书。”出生于新疆的锡伯族姑娘佟丽娅反复念叨着这句话。近日,这位当红影视演员以全新形象亮相舞台,由她策划并主演的舞蹈剧场《在远方,在这里》经过在上海的数月创排,日前献演国家大剧院。

  暌违专业舞台15年,毅然回归演艺道路的起点,这一刻佟丽娅已经酝酿了两年。今年8月8日生日那天,她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了一组舞蹈剧场的海报,留言感叹对舞蹈的热爱与执念在心里疯长,要把这台演出作为最好的生日礼物送给自己。为此,她离开北京的生活圈子,与上海编导、新疆舞者一起埋头创作。《在远方,在这里》首演前,记者在上戏舞蹈学院的排练厅见到佟丽娅,她正身着练功服翩翩起舞。“舞蹈一直长在我的心里,没有离开。音乐一响起,身体就会想跳舞。”佟丽娅说。

  初心

  回到成长的地方,找到曾经的梦想

  持续数月的创排过程,是从无到有、瓜熟蒂落的“分娩”。创作者有兴奋与惊喜,也有忐忑和紧张。被种种复杂情感包裹的佟丽娅,一步步褪去浮华,回归舞蹈演员的初心。“初心就是回到你曾经成长的地方,找到你曾经想要的梦想,去完成它。”她说,“舞蹈是我梦开始的起点,舞台是让我闪耀发光、建立信心的神圣之地。”佟丽娅出生于艺术家庭,6岁开始接受舞蹈训练,曾在新疆艺术学院习舞,毕业后在中国歌舞团当职业舞者。之后她考入中戏,逐渐走红银幕,至今离开专业舞蹈团已经15年。

  “我差不多10年没练过功,这几年在晚会上跳舞,表演的都是短小片段,而且大多是面对电视镜头起舞,与真正的专业舞台已经有了距离。”佟丽娅告诉记者,作为舞蹈剧场的主演,自己必须跳满全场近两个小时,面临技术与体力的双重考验,压力一度令她十分焦虑,常于睡梦中惊醒。排练时,她甚至跟导演开玩笑,要把高难度技术动作交给年轻人,自己只要跳出“感情”就好。“但导演对我非常严格,因为我才是站在舞台中央的那一个,观众为了‘佟丽娅’来买票,我不能让大家失望。”

  10月初,佟丽娅干脆离开北京的家,一头扎进上戏舞蹈学院的排练房。整整一个多月,她几乎就跟排练厅的地板铆上了——从早到晚12个小时,除去吃饭时间,几乎都在练舞。除了日常排练,佟丽娅还趁着排练空隙下腰劈叉压筋、加练体能,逐渐找回当年的状态。“《在远方,在这里》是一次认真的决定,并非心血来潮,更不是玩票。”在这部舞蹈作品里,她想让观众看到的不是“演员佟丽娅”,而是“舞者佟丽娅”。

  回家

  用舞蹈诉说对故乡、对家人的眷恋

  在《在远方,在这里》中,佟丽娅不仅是舞者,还扮演着策划和制作人的角色。她的搭档是上戏舞蹈学院青年编导董杰,一位新疆“老乡”,也是她在新疆艺术学院的师哥。

  “我们深深爱着新疆这片土地,《在远方,在这里》就是写给故乡的情书,是对新疆宝贵文化遗产的回望。”总导演董杰表示,很多人认为新疆舞就是简单的“动脖子和扭腰”,实际上新疆的舞蹈还有很多丰富的元素。这台舞蹈剧场便取材于新疆民族风情,把维吾尔族、锡伯族、哈萨克族、塔吉克族等新疆近10个少数民族歌舞艺术融入6个篇章,将“遇见、致父亲、致母亲、致爱情、致远方、致这里”的主线展现给观众。

  为了寻找各民族的舞蹈素材,主创团队翻阅了大量的历史资料,充分了解各民族历史、文化、习俗等特点,将舞蹈元素与剧场情境一一契合。在“致父亲”里,锡伯族西迁的历史给了编创者灵感,这一篇章以男性视角赞颂了父亲的伟大;在“致母亲”里,塔吉克族的舞蹈元素被运用得淋漓尽致;一首《可爱的一朵玫瑰花》和哈萨克族舞蹈则把人们带入“致爱情”的情境……如同散文诗一般,《在远方,在这里》充盈着舞者对故乡、对家人的眷恋。第三场演出中,佟丽娅特意带着3岁的儿子朵朵一同登台,让他把象征男孩的小弓箭挂上 “喜利妈妈”(锡伯族用来记事祈福的“绳索”),完成了“致父亲”里最具仪式感的段落。

  成长

  带领家乡年轻人走出来,点燃孩子们的梦想

  今年是佟丽娅来北京的第20年,往事历历在目。1999年,新中国成立50周年的国庆阅兵,她站在新疆方阵的彩车上翩翩起舞。“我边跳舞边看着北京,看到了最大的舞台,那一刻真的离梦想很近很近。”第一次北京之行,为佟丽娅打开了全新的生活图景。“今天我已经在这里了,北京有我的事业和家庭,但我想让新疆更多的年轻人走出来,看看外面的世界,点燃他们的梦想。”

(责任编辑:admin)

推荐内容
12345